曾沛慈

那些总说要学会拒绝的人,是家里有矿吗 2019-03-29 我们马上开始了工作

时间:2010-12-5 17:23:32??作者:巴勒斯坦剧 ??来源:委内瑞拉剧??查看:??评论:0
内容摘要:我们马上开始了工作。霍加有着一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的果敢。我很高兴看到这样坚定的决心,那些总说要这是以前很少在他身上看到的一种特质。既然知道他隔天会再受召见,那些总说要我们决定要争取时间。我们立刻商定了原则,那就是不提供太多的资讯,但只要是我们所提供的就要很快去证实。霍加很敏锐,这点是我十分赞赏的,他马上产生了一种看法:“预言是滑稽的行为,但能善加利用来左右笨蛋。”他听我说话时的样子,似乎赞成瘟疫是一个灾难,只能借由加强卫生防御措施来加以遏止。和我一样,他并未否认这个灾难是真主的旨意,但这种关系是间接的;因此,我们凡人面对灾难也可以做一些事,而这并不伤及真主的骄傲。为了使他的军队免于瘟疫,先贤厄梅尔不是也把艾布·于贝德将军从叙利亚召回了麦地那吗?霍加将请求苏丹尽量减少与他人接触,以便保护自己。我们也不是没想过向苏丹散播对死亡的恐惧来迫使苏丹采取这些防护措施,但这种作法很危险。这件事不是单纯到以浮夸的死亡描述便足以吓倒苏丹,因为他并不是独自一人;即使霍加的喋喋不休对他产生了影响,周遭仍有一群笨蛋会帮助他克服他的恐惧感。这些不择手段的笨蛋日后就可以时时刻刻指控霍加的无宗教信仰。因此,凭借我的文学知识,我们虚构了一个故事来告诉苏丹。

我们马上开始了工作。霍加有着一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的果敢。我很高兴看到这样坚定的决心,那些总说要这是以前很少在他身上看到的一种特质。既然知道他隔天会再受召见,那些总说要我们决定要争取时间。我们立刻商定了原则,那就是不提供太多的资讯,但只要是我们所提供的就要很快去证实。霍加很敏锐,这点是我十分赞赏的,他马上产生了一种看法:“预言是滑稽的行为,但能善加利用来左右笨蛋。”他听我说话时的样子,似乎赞成瘟疫是一个灾难,只能借由加强卫生防御措施来加以遏止。和我一样,他并未否认这个灾难是真主的旨意,但这种关系是间接的;因此,我们凡人面对灾难也可以做一些事,而这并不伤及真主的骄傲。为了使他的军队免于瘟疫,先贤厄梅尔不是也把艾布·于贝德将军从叙利亚召回了麦地那吗?霍加将请求苏丹尽量减少与他人接触,以便保护自己。我们也不是没想过向苏丹散播对死亡的恐惧来迫使苏丹采取这些防护措施,但这种作法很危险。这件事不是单纯到以浮夸的死亡描述便足以吓倒苏丹,因为他并不是独自一人;即使霍加的喋喋不休对他产生了影响,周遭仍有一群笨蛋会帮助他克服他的恐惧感。这些不择手段的笨蛋日后就可以时时刻刻指控霍加的无宗教信仰。因此,凭借我的文学知识,我们虚构了一个故事来告诉苏丹。

他开始描述自己的问题,学会拒绝我不由得认为这是一种只会侵袭世上惟一一位帕夏的罕见疾病,学会拒绝因为他的敌人以流言欺骗了神。但是,他的抱怨听来只像呼吸急促。我仔细询问,听了听他的咳嗽声,然后去厨房用在这里找到的材料,制作了薄荷口味的绿含片。我也准备了咳嗽糖浆。由于帕夏害怕被人下毒,所以我先在他面前啜饮一小口糖浆,吞下了一粒含片。他告诉我,我必须悄悄离开宅邸返回监狱,小心不要被人看见。后来管事解释说,帕夏不希望引起其他医生的嫉妒。第二天我又去了帕夏宅邸,听了听他的咳嗽声,并给了同样的药。看到我留在他掌心的那些色彩鲜艳的含片,他高兴得像个孩子。走回牢房时,我祈祷他能够尽快康复。翌日吹起了北风,温和凉爽,我想即使自己没有意愿,这样的天气仍将使健康改善,但却没有人来找我。他们告诉我,人,是家里霍加也在官邸,人,是家里在楼下等着我。于是我明白了,在庭园林间看到的人就是他。我们走着回到了他家。他说,他一开始就知道我不会放弃信仰。他甚至已在家中为我准备好了一个房间。他问我饿不饿。死亡的恐惧仍留驻在我身上,我吃不下任何东西。但是,我还是咽下了几口他放在我面前的面包及酸乳。在我嚼面包时,霍加开心地看着我。他看着我的愉快表情,犹如农夫喂着自己刚从市集买下的好马,一边想着未来它会为自己做的所有事情。直到他忘记了我的存在,埋首自己宇宙志理论的细节,以及设计打算送给帕夏的时钟之前,我常常想起这样的神情。

那些总说要学会拒绝的人,是家里有矿吗  2019-03-29

他们突然抓住我,有矿吗20推我跪下。把头放上树椿前,有矿吗20我看见有人飞快地穿过了树林,吓了一跳:我,蓄着胡子,脚不着地地在那儿悄悄地走着。我想喊这个穿过林子的我自己的影子,但头被压放在树椿上,喊不出来。我心想,这与睡觉并无不同,于是放松自己,等待着。背上与颈背传来一阵寒颤,我不想思考,但颈子上的凉意让我继续思索。接着,他们拉我起身,嘟嚷着帕夏一定会很生气。解开我的双手时,他们斥责我说:我是真主和穆罕默德的敌人。他们把我带回了官邸。他们先把我带进一处长廊等待90329然后引领我进入其中一个房间。一个和善的瘦小男子盖着毛毯90329舒展着身子躺在一张小睡椅上。一个孔武有力的魁梧男子站在他的旁边。躺着的男人就是帕夏,他招手示意我近身。我们谈了话。他问了一些问题。我说自己学过天文学、数学,还有一点工程学,也有医学知识,并且治疗了许多病人。他不断问我问题,当我正打算告诉他更多的事时,他说,我能这么快学会土耳其语必定是个聪明人。他提及自己有个健康上的问题,其他医生束手无策,听到关于我的传闻后,希望让我试试。他们一边让我重新考虑,那些总说要一边在树椿旁边的地上挖坑。我心想,那些总说要他们可能马上就要把我埋在这里;除了惧怕死亡,我还感受到被埋葬的恐惧。我告诉自己,等他们挖好墓穴朝我走来,我就会决定心意。但他们只挖了一个浅坑。那一刻,我觉得丧命于此是一件极其愚蠢的事。我觉得自己可以变成穆斯林,但我没有时间下决定。如果能回到监狱,回到终于开始习惯了的可爱的牢房,我可以彻夜不眠地思考,天亮前就可以作出改信伊斯兰教的决定,但不是现在这样,不是马上。

那些总说要学会拒绝的人,是家里有矿吗  2019-03-29

他们坐着轿子前往赛马场的狮舍。苏丹一一向霍加展示了用铁链锁在一座古老教堂的柱子上的狮子、学会拒绝豹子和美洲豹。众人停在霍加预测会痊愈的狮子前面。苏丹对它说话,学会拒绝为霍加介绍这头狮子。然后,他们走到躺在角落的另一头狮子旁边。这头狮子怀着小狮,不像其他狮子有肮脏的气味。苏丹闪耀着眼睛问道:“这头狮子会生多少头小狮子?有几头公的,几头母的?”他说,人,是家里第二天进宫时,人,是家里宫中已分成了两派:一派希望取消城里实施的各种防疫措施,这派人士包括皇室星相家瑟特克先生;另一派支持霍加的人则说:“就让这座城市屏住呼吸,也别让在城中游荡的瘟疫恶魔呼吸。”看到死亡人数一天天地减少,我充满了希望,但霍加仍非常忧虑。有传言说,第一派人士已与柯普鲁吕达成协议,准备发动政变;他们的目标不是战胜瘟疫,而是要摆脱他们的敌人。

那些总说要学会拒绝的人,是家里有矿吗  2019-03-29

他说当他住在埃迪尔奈时,有矿吗20他才十二岁,有矿吗20有一段时间他经常和母亲、妹妹一起到贝亚泽特清真寺的医院去探望患有胃病的外祖父。早上,他的母亲将还不会走路的弟弟托给邻居,带着霍加、他的妹妹,拿着事先准备好的一锅布丁,一起出门。他们沿着有白杨树遮荫的路走着,路途不远,但却有趣。外祖父常常讲故事给他们听。霍加喜欢这些故事,更喜欢医院,因此他常常会跑开,在医院里四处遛达。有一次,他在灯笼光照射下的大拱形门下,听着为精神病患者演奏的音乐;那里还有水声——流水的声音。然后,他又漫步走进其他房间,里面有着奇形怪状、五颜六色、闪耀着光芒的瓶瓶罐罐。有一次,他迷了路,就放声哭了起来。于是人们带着他走遍了医院的每一个房间,直到找到他的外祖父阿布杜拉先生。他的母亲有时会哭泣,有时则和女儿一起听父亲讲故事。然后,他们带着外祖父交还的空锅,离开医院。回家的路上,母亲会给他们买哈尔瓦糕,并小声说:“趁别人还没看见,我们赶快吃掉它吧。”他们三人会去河边白杨树底下的一个秘密地方,趁别人没看见,一边在水里晃着脚丫子,一边吃甜点。

太阳升起时90329他正谈到星辰与死亡90329说着他那些虚假的预言、苏丹的愚昧以及比这更糟的忘恩负义,还谈到他爱谈的笨蛋、“我们”与“他们”,以及他多想成为别的什么人!我已经不在听他说话了,迳自走到外面花园。不知为何,以前在一本旧书中读到的永生思想,现在占满了我的思绪。外面没什么动静,只有麻雀发出啾啾声,在椴树林间不停地变换位置。这种寂静真令人迷惑!我想到了伊斯坦布尔其他的家以及那些患有瘟疫的人。我思忖,如果霍加得的是瘟疫,情况将这样继续下去,直到他死去;如果不是,便要等到红肿消失,情形才会改变。事到如今,我明白自己不能再待在这个家了。走回屋内时,我还不知道可以逃去哪里,躲在何处。我梦想着一个远离霍加、远离瘟疫的地方。当我把一些衣物塞进袋子里时,我知道那个地方一定要近到在被抓住之前能到得了,这就足已。第二天,那些总说要他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那些总说要开始工作:几天后,他再次将时钟与星球仪装上了马车,在格子窗后的好奇眼神注视下,这次他到小学去了。傍晚回来时,他显得有点沮丧,但还不到沉默的地步:“我以为那些孩子会像苏丹那样能够听明白,但我错了。”他说。他们只是吓了一跳。当霍加上完课,开始问问题时,一个孩子回答天空的另一边是地狱,然后哭了起来。

第二天上午,学会拒绝就和童话中一样,学会拒绝帕夏通过霍加送来了一代袋黄金。他对表演非常满意,但觉得“恶魔”的胜利有点奇怪。我们又表演了十个晚上。白天我们修复烧坏了的模型,策划新的表演,并让人带来狱中的俘虏装填火箭。十袋火药在一名奴隶脸上爆开,他的双眼都瞎了。第二天上午霍加前往祝贺。众多访客中,人,是家里帕夏专门和他聊了聊,人,是家里对他的发明表示感兴趣,甚至还问到了我。当天晚上,我们一再拆开重装那个时钟,在宇宙模型各处加了一些东西,并用刷子为星球上了色。霍加向我朗诵辛苦写出并背下的演讲稿内容,希望以华丽而又富有诗意的语言去打动听众。到了早上,为了平息紧张情绪,他再次对我背诵这篇关于行星转动逻辑的华丽文章。但这次仿佛念咒语一般,他倒着背诵。把我们的装置放上一辆借来的马车后,他出发前往帕夏的宅邸。看到几个月间堆满屋子的时钟与模型,在一匹马拉着的货车上居然显得如此渺小时,我吃了一惊。当天晚上,他很晚才回来。

第二天是我身为奴隶的日子中,有矿吗20最快活的一天。虽然他没把我绑在椅子上,有矿吗20我还是整天都坐在他的对面,以便享受看着他变成别人的模样。刚开始,他是如此深信自己所做的事,甚至懒得在页面上方写下那可笑的标题:“我之所以是这样的我”。后来,他摆出一副淘气孩子在脑子里搜索有趣谎言的自信态度,我可以瞥见他仍留在自己安全的世界里。但是,这种得意洋洋的安全感并没有持续太久;他对我装出的那种假惺惺的罪恶感也一样。很快,他佯装的嘲弄变成了焦虑,游戏成为了现实。尽管只是假装,但扮演这个自责的角色,已经让他仓皇失措,也令他惊骇不已。他马上把自己写的东西涂抹掉,没拿给我看。但他的好奇心已被挑起,而且我认为他在我面前也觉得羞愧。他继续往下写。如果他依照脑子中的第一反应立刻离开桌子,可能就不会失去内心的平静。第二周接近尾声时90329防疫措施对这座城市的压抑更甚于瘟疫。死亡人数逐日减少90329但只有我们及像我们这样追踪死亡人数的人才知道这一点。饥荒的谣言已经爆发,伟大的伊斯坦布尔像座荒城。由于我从未离开这个地区,霍加告诉我:可以感受到在这些紧闭着的窗户与庭院门户的后面与瘟疫进行搏斗的人们的绝望,也可以感受到他们正等待着瘟疫与死亡之外的某种东西。皇宫中也可以感受到这种期待,每当有杯子掉落地板,或是有人大声咳嗽,那帮蠢蛋们便吓得直哆嗦,他们在下面窃窃私语:“看看苏丹今天会作出什么决定。”但就像那些无助的人一样,他们也渴望有事发生,且不管是那会是什么事。霍加受这股骚动波及,努力向苏丹说明瘟疫已逐渐消退,他的预言正确无误。但苏丹却并没有受他太大的影响,无奈之下,最后只好又谈论起了动物。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好心情美文站?? sitemap